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门户 资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EOS:正在成为下一时代的入口

admin 2018-11-13

EOS未来命运,抢占下一时代的入口

这两年,数字货币飙升的币价,引来创投圈的注意,区块链技术被吹上风口,成为“下一个互联网”级别的技术革命,被认为将颠覆生产关系。

热钱涌入,却发现没可用的基础设施。

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底层均是区块链技术。EOS全称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跟以太坊同属基于区块链架构的智能合约平台,类似一个用来跑分布式应用的操作系统。以太坊在数字货币的基础上丰富了区块链的场景,但以太坊实际广泛落地的也只有ICO,简而言之就是发币融资。再者,比特币和以太坊交易速度都太慢,每秒不超过25笔,根本无法满足商用场景。去年双十一每秒峰值25万的交易量级,一万倍于以太坊。

超级节点,进入EOS生态的捷径

行至赤脚之地,有人以为无买鞋需求,有人看到商机。区块链早期布道者暴走恭亲王就是后者,“基础设施完善了,大家还有什么好玩的呢?”互联网已现寡头,区块链仍处草莽。此时到处山头林立,曾经错过互联网、以太坊的失意者,梦想自己是元朝末年的朱元璋、徐达、陈友谅等人,从草根逆袭至黄袍加身,建立下一个帝国。在他们看来,区块链就像是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或者21世纪的移动互联网,缺乏一套对用户和开发者友好的操作系统,谁能做出来,谁就能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微软(Windows)、谷歌(安卓)。

互联网需要下一代操作系统,EOS可能是离这个概念最近的一次。

在区块链网络中,决定谁来记账的规则被称为共识机制。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共识机制是POW,谁最快解出题目谁记账,记账人也是铸币者(俗称“矿工”),能获得新发行代币;EOS的共识机制是DPOS,全体持币者实时投票选出21个节点轮流负责记账,后备里最多可有49个备选节点(原为100个) 。这21个节点,被官方称为区块生产者(BP),被中国币圈称为超级节点。除了出块,他们的另一任务是要对宪法进行投票。超级节点既像公司制中的董事,又似公共治理中的议员和人大代表。EOS拿出每年代币的5%,作为21个超级节点的“工资”。因而,这被媒体称为一份年薪2亿美元的工作。这般场面早已上演,首个公开发表竞选宣言的老猫,明确表示将利润按比例分配给投票者。如此拉票方式被称为“分红”,获得数家中国节点效仿,后被EOS官方禁止,还被指责为“贿选”,甚至落为以太坊V神诟病EOS共识机制的话柄。老猫不得不发文声明不会采用“分红”形式。圈内知名机构“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竞选上”超级节点,为了想必不是眼前的矿工费,而是未来在网络中的话语权。“超级节点是进入EOS生态的一个捷径。”就像目前比特币世界的话语权和入口有部分掌握在基础设施提供者手上,廖洋阳预测,”超级节点会成为EOS生态的大流量入口。”争夺流量入口的战争堪比“大选”。为了在舆论上占领高地,各大节点开始全国巡回演讲,马不停蹄地接受媒体采访。EOS主网还没上线,各大节点就已经忙着为其建设生态,包括架设钱包、开发应用市场、着手节点租赁,设立专项投资基金、建设孵化器、提供技术支持、举办黑客马拉松等手牌,成为了节点们的标配。OK资本、币安天使投资机构JRR Capital、暴走恭亲王等带有资本属性的参选方,都是装备齐全。

这样竞选变得越来越像一场“总统大选”,尤其在“建设生态”等使命加持下,超级节点已不再是“矿工”那么简单。Meet.One创始人Goh将节点比如成教会。他解释,很多受众对于EOS的认知,接触的不是信仰本身,而是信仰的社区服务、牧师与布道者。无论你到哪些地方,都需要建教堂,教堂覆盖的范围就有多广,信仰就有多广,同时教会会建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节点像教会一样,各地巡回布道;同时开发者使用链上的计算和带宽资源,都由节点提供。“社区是区块链项目的第一属性。”不少节点早已参透。Goh看到过ADA等技术不错的公链,但可惜工程师文化太浓,缺失运营人才。所以,他认为,更值得让人注意的是EOS运营团队Block.One。EOS的社群建设力度能甩开BM之前的项目几条街,其功不可没。Block.One举办的Meet Up被认为是全世界最豪华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而其幕后的功臣,Block.One的CEO Brendan Blumer(圈内人称“BB”)是位商业奇才,15岁第一次创业,卖游戏虚拟资产,随后其创立的公司被其后来合伙人 Brock Pierce的公司收购,2016年成为区块链投资者结识BM。加入Block.One后,情商堪忧的BM终于可以把运营交给别人,专心做研发。

EOS的火热,衬托出创投圈的冷淡。EOS不可能全无风险,能否实现其白皮书中的承诺仍是未知数。“每一个项目都会有低谷,EOS不过是还未经历比特股当初的低谷。”梓岑相信,主网上线之后,必有大片离场者,当然,这也是新鲜血液注入的最佳时机。一团队不错的项目出现,未有流水与用户,就引来整个创投圈关注,本就说明好项目稀缺。项目自身拉力之外,让人聚到这个黑洞中的,还有市场的推力。区块链领域一如老猫所述,此诚风雨飘摇之际,泡沫存亡之秋也。如36氪此前报道,二级市场正缺新“韭菜”。年初的“千币齐跌”后,老韭菜被套得后继无力了。新币破发成为常态。大盘疲软之际,市场急需一波新红利拉盘。媒体统计,年初至4月中旬,EOS是前十主流币种中唯一录得涨幅的。其中明显的一次拉升恰是最近的节点造势。同时,一级市场正缺好项目。区块链技术从流入公众视野之日起,“区块链唯一成功商业应用只有炒币”的论调一直阴魂不散。直到今天,区块链领域连一款可供商用的公链都没有。市场陷入了怪异的焦灼,区块链受到史无前例的关注,却又迟迟未见杀手级应用。行业太需要一条靠谱的公链了。被问到的开发者都在关注EOS的进度,并考虑后续将应用部署于此。一位应用开发者的态度略微矛盾,对我断言“接下来会是EOS年”,却又感叹“现在的公有链,你说哪个可以上真的业务?没有吧,市场当然渴望有个落地的,所以EOS就成了现在最接近的传说了。”最为吊诡的是宝二爷(郭宏才),一边说EOS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大家不关心代码开发,只关心炒币赚钱;一边又说要组织参与EOS竞选打擂台。一句“只靠绯闻”告诉你,只要造势后有人接盘就行了。这样的矛盾的态度却像极了去年朱啸虎面对“共享一切”的泡沫。他嘲笑着共享篮球,但还是派出高层去实地调研共享篮球项目。

即便是骗局,也是一场恰逢其时的“骗局”。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互联网看过太多的“青苔碧瓦堆”,远有O2O,近有共享。

互联网不怕投错,就怕错过。

错过了互联网、错过了比特币、又错过了ICO的边缘人物急于进场翻身;原来得势的大佬,也不想被生态抛弃。这是一个被焦虑驱使的时代。焦虑是最大的泡沫。听似某种“非理性繁荣”,实质深知自身理性有限,才必须身处其中。徐新说得好。传统行业是登山,互联网是冲浪。你不知道下一个浪在哪里,但你起码要在海里呆着。参与人EOS节点竞选投资人想法类似,JRR Capital认为DPOS也许不是公链的最终形态,但也要入场“在第一线深刻感受”。OK资本负责人田颖也说,“每一个公链都有风险”,可是“未来百万级用户的项目很可能会诞生在这儿,我们需要提前布局。”毕竟在如斯社区盛况下,EOS的成功概率已经比别人高太多。魔橙网络创始人、JRR Capital合伙人陈敏涛告诉我们,对于EOS他有两个没想到,没想到DOPS会获得那么多支持,没想到竞选会这么大。“理智告诉我,这个事情是不对的,但是事实根本不理智。”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数字货币

柚子币EOS
柚子币EOS

EOS (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是由 Block.one公司主导开发

恒星币XLM
恒星币XLM

恒星币(Stellar),一个由前瑞波币(Ripple)创始人Jed McCaleb

比特币BTC
比特币BTC

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最初由中本聪在2009年提出,根据中本聪的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缩写 NEM),是一种点对点虚拟货币

艾达币ADA
艾达币ADA

ADA,中文称为艾达币,是Cardano项目的产物,Cardano项目发起于2

币圈大佬

V神:以太坊创始人
V神:以太坊创始人

萌萌的天才少年Vitalik Buterin,圈内人一般称他为V神。这个94年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谜一样的人物。2008年中本聪在互联网上一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原新东方名师,中国比特币首富,著名天使投资人,比特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现为Bigone交易所的CEO。巴比特专栏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历任腾讯产品经理,范特西副总裁,

交易平台

火币网
火币网

火币网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大的比特币(btc)、莱特币(ltc)、以

火币pro
火币pro

火币全球专业站,是火币全球旗下服务于全球专业交易者的创新数字

库币网
库币网

库币网就是以“区块链”为核心上线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千万注册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站是全球着名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一,主要面向全球用

币安Binance
币安Binance

币安交易平台是由赵长鹏(CZ)领导的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