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门户 资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以太坊的内忧和外患

admin 2018-11-06

BM抱着看戏的心态,在以太坊君士坦丁堡计划推迟后,公然讲道:“以太坊的下一个硬分叉就像‘像素大师(EOS涂鸦游戏)’中的奖池......它将永远延期。”

已经关掉矿场近五个月的来福叔仍然一直关注以太坊的动态,针对以太坊君士坦丁堡计划的推迟,他讲道:“我感觉V神已经不怎么做事了。“

而在技术人员程伟看来,以太坊想要从POW转向POS本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延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但事实上,以太坊的推进已经很缓慢了。其币价下跌的同时,主网性能还达不到。

在一场造富神话后,以太坊正面临内忧外患。

被矿工抵制的升级计划

“我们投资矿机是为了赚钱,他们技术做成什么样和我们有太大关系吗?”Robin从口袋中掏出烟和打火机,深深吸了一口。

2013年,Robin开始挖莱特币,当时成本价为20块。莱特币价格一路上涨时,Robin以10倍的收益将其全部出掉。这是Robin印象极为深刻的事情之一。

2016年,Robin开始挖以太坊,当时成本价为120元。后来,当以太坊价格为1500元、3000元、5000元时,他都出过。但让Robin比较懊恼的是,他唯独没有在以太坊最高点近1万元时出过。

目前,Robin矿厂中95%的矿机全部在挖以太坊。

熊猫矿池也表示,其98%的矿机在挖以太坊,且算力占全网算力的1%。

事实上,绝大部份显卡矿工都在挖以太坊。

体量较小的矿工,在以太坊收益太低时,他们会切换小币种挖。而大的矿场主为了保证收益,不会随意进行切换。

“以太坊垮不垮,和我有关系吗?我是要赚钱的。最起码现在还有的吃,那就先吃两口。”Robin再次强调矿工们挖矿的目的只为赚钱。

在Robin看来,毕竟以太坊垮掉后,显卡矿机还是可以拿来做电脑硬件的,所以随时出掉显卡矿机都不是问题。

矿工以赚钱为目的,所有违背赚钱原则的事于矿工而言,都是障碍。

而近期,以太坊君士坦丁堡计划的实施就是矿工赚钱的障碍。

君士坦丁堡计划是对以太坊“维护和优化”,对网络效率、收费结构等进行技术改进,同时为以太坊扩展线路做铺垫。此次硬分叉会延迟以太坊“冰河期”难度炸弹的触发,于以太坊本身发展而言,是必要且有益的。

但该计划会侵害到矿工的利益。

为了防止升级过后,区块产生的速度更快,以太坊将挖矿奖励从3ETH降到2ETH。

“推动君士坦丁堡对以太坊主网来说是好事,但对于矿工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Robin继续讲道。

矿海会联合创始人俞队长也表示:“于矿工而言,无论是在熊市还是牛市,大家关注的核心永远是当刨除电费成本后,挖矿是否还能赚钱。若不能,矿机将会停下来,毕竟没有多少人是会去亏本挖矿的。”

熊市中,各个产业链的收益均大打折扣。推动君士坦丁堡计划的实施,于矿工而言每个区块奖励从3ETH减产至2ETH,这无疑是在不断降低矿工们的收益。

“假如现在收益是一百块,熊市中行情又不好,而你还要我减少收益至70元,你觉得我会乐意吗?”

而在Robin看来,这也是矿工们在得知君士坦丁堡测试网络上线后,却不切换算力至以太坊Ropsten的测试网络的直接原因。

矿工们的焦虑

原计划升级是在10月9日,在Ropsten的测试网络中进行,确认420万区块,经历约3周的测试网络运行测试,而后君士坦丁堡计划于11月初上线。

然而在10月5日,以太坊核心开发者宣布,将推迟在测试网络上发布君士坦丁堡系统升级项目的计划。

10月19日,开发者在会议上证实,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将推迟至2019年初,原因是共识问题以及代码错误。

“我所在的矿工社群,大家基本没人切换算力至测试网络上去跑。”俞队长讲道。

虽然矿工不具备参与君士坦丁堡计划实施探讨的权利,但计划的推动还是需要矿工们的配合。

“计划推行过程中,还是需要跟矿工们达成共识之后,才能完美契合。”Robin认为,目前矿工在计划的推进中还是占据着至关重要的地位。

在矿工的眼中,以太坊进行硬分叉失败的原因是网络节点出现共识的失败,而共识的失败主要是没有足够矿工来推进网络的运行。

其中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测试网络的代币奖励没有价值,且矿工们也不愿意为此付出任何时间成本;二是升级成功需要Ropsten测试网上,大部分的节点均升级至最新软件,以启动君士坦丁堡,但事实上升级的节点也不够。

这也反应,无论是矿工还是节点,对以太坊网络升级均缺乏兴趣。

矿工来福叔称:“大家焦虑不只是因为君士坦丁堡计划实施后减产,而是因为整个大的行情不好,矿工们赚不到那么多钱了。”

6月份币市普遍开始暴跌时,来福叔已经关掉了自己的矿厂。

矿工的收益中很大一部分是取决于电费的高低,事实上,很多矿工根本连此收益都无法达到。

目前,矿工们都在想尽办法降低电价的同时,也优化机器,从而降低功耗,以此提高净收益。

所以在熊市提出减产,矿工们当然不会提供协助。

毕竟矿工们看重的是既得收益,市场不好时,他们会去寻找更多新的币种或者高收益的币种去挖。

以太坊的外患和内忧

此次以太坊君士坦丁堡计划推迟,在研发Dapp的程伟看来,是预料之中的。

“2017年时,大家都在用以太坊进行ICO,那时以太坊的价值就被体现出来了。因为所有ICO都在用,虽然网络有些堵塞,但币价还是一直在暴涨。”程伟称。

但币价不仅仅是靠共识决定,以及币背后商业价值的体现。

2018年6月后,币市持续冷清。

虽然币在增多,但币的利用率在降低,同时整个币市没有新进入场的资金,但每天又有大量的资金流出,所以币价一直起不来。

币价下跌的同时,以太坊主网性能达不到,开发者在项目开发中困难重重。

目前市面上区块链的Dapp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手机挖矿”;一类便是“区块链游戏”。

“我从来没有玩儿过以太坊上的游戏,看着就很垃圾。”程伟称,他只基于EOS的主网进行研发。

对此,程伟的解释为:“技术研发也是为了赚钱,以太坊主网性能达不到,研发Dapp赚钱效应低。”

9月份,通过Dappradar数据显示计算,EOS上Dapp应用每周的流水已为ETH的2倍。同时,EOS Dapp在日活排名与交易量排名上均远超过ETH Dapp。

自EOS诞生起,其便标榜自身是对标ETH,并在技术层面就一直在与ETH较劲。

“我感觉V神已经不怎么做事了。”来福叔虽然已经不挖矿了,但他仍然关注着以太坊的动态。

但在程伟看来,技术开发延迟是正常的事情,并且以太坊想要从POW转向POS本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以太坊上Dapp应用超过1000个。截止11月5日xx时间,通过Dappradar数据显示,以太坊上排名第一的为交流应用IDEX,是一款分散交易所,其日活为1.29万,仅为EOS上排名第一的赌博应用BET24的近十分之一。

以太坊目前面临的问题为TPS低,在底层公链交易的性能下,其无法满足Dapp的吞吐量需求,交易频率上升就会严重堵塞。

“并不是研发人员不想去做高级的应用,而是公链本身支撑力度只能达到这样。“程伟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数字货币

柚子币EOS
柚子币EOS

EOS (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是由 Block.one公司主导开发

恒星币XLM
恒星币XLM

恒星币(Stellar),一个由前瑞波币(Ripple)创始人Jed McCaleb

比特币BTC
比特币BTC

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最初由中本聪在2009年提出,根据中本聪的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缩写 NEM),是一种点对点虚拟货币

艾达币ADA
艾达币ADA

ADA,中文称为艾达币,是Cardano项目的产物,Cardano项目发起于2

币圈大佬

V神:以太坊创始人
V神:以太坊创始人

萌萌的天才少年Vitalik Buterin,圈内人一般称他为V神。这个94年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谜一样的人物。2008年中本聪在互联网上一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原新东方名师,中国比特币首富,著名天使投资人,比特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现为Bigone交易所的CEO。巴比特专栏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历任腾讯产品经理,范特西副总裁,

交易平台

火币网
火币网

火币网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大的比特币(btc)、莱特币(ltc)、以

火币pro
火币pro

火币全球专业站,是火币全球旗下服务于全球专业交易者的创新数字

库币网
库币网

库币网就是以“区块链”为核心上线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千万注册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站是全球着名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一,主要面向全球用

币安Binance
币安Binance

币安交易平台是由赵长鹏(CZ)领导的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