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门户 资讯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移动互联网十年(1)

admin 2018-09-28

移动互联网十年(3)


虽然O2O泡沫破灭了,但在王兴看来,O2O是对线上交易线下消费的统称,而团购只是其中的一种形态,因此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符合用户体验的形态出现。

而事实上,美团内部也一直都在探索各种各样的O2O形态,悄悄上线,跑不通了,又悄悄关掉。

在做了很多分析之后,他们确定的第一个项目是做外卖。

美团的入局,让张旭豪显得有些急躁。

他和每一个城市经理开视频会议,刚开始还显得和颜悦色,但开着开着,张旭豪会突然拍着桌子咆哮「市场份额才是第一!不要管成本!只要市场份额!」

虽然张旭豪表现得很强势,但美团的出现,还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个时候,千团大战刚刚结束,对于王兴的强悍,他心有余悸。

而且当时入局的不仅有美团,还有阿里的淘点点以及百度外卖,但淘点点雷声大雨点小,并没有影响到张旭豪。

淘点点入场后,张旭豪曾去找过张颖(经纬中国合伙人、饿了么B轮投资人),张颖说「巨头来了,说明你们已经到风口了。」

其实美团外卖在上线之前,美团的王慧文曾去上海找过张旭豪,谈到了收购事宜。但张旭豪拒绝得很干脆,他还有敲钟的梦想。

但与美团相比,饿了么在资本、人才和技术方面都不占优势,因此在与美团的竞争中,渐渐处于下风。

那段时间,张旭豪经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冲着电话大喊大叫。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和美团死磕到底。

十七、

事实上,在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历史上,类似的竞争屡次上演。

但没有一个行业比网约车的竞争更为惨烈。王兴曾经表示,虽然团购大战烧了很多钱,但跟网约车大战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

2014年的春天,杭州市民发现,仿佛一夜之间打不到车了,原因是滴滴和快的正在打补贴大战。

就连马云的母亲都忍不住吐槽,因为司机专挑有补贴的订单,至于不会用手机的老人,他们懒得理。而马云的父亲则说要不是看到有儿子公司参与,年轻人喜欢,早骂上门来了。

而补贴大战的背后,实际上是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大战”。

2013年11月,微信的开发人员在一次头脑风暴中,产生了一个创意。

在2014年的春晚上,这个将传统习俗与移动互联网结合在一起的创意,让腾讯一夜之间成了最重要的支付平台。

这个创意,就是微信红包。

微信红包的出现,让阿里受到了极大震动,马云则惊呼遭到了“珍珠港偷袭”。此后几年,双方一直围绕红包在春晚的舞台上展开争夺。

而微信红包的成功,也让程维受到了启发。当时滴滴刚接入微信支付,程维就想用红包做一次推广。他找到腾讯,想要几百万的推广预算,但没想到腾讯说「几百万太少了,给你几千万。」

其实程维原本只是想做一次促销活动,但没想到迅速就引爆了市场。在阿里的支持下,快的也选择了跟进,并且宣布补贴永远比滴滴多1元。

由于补贴,滴滴的订单在两周时间内上涨了50倍,眼看40台服务器要撑不住了,程维连夜向马化腾求助。

当时的滴滴还在e世界,只有一间办公室,滴滴就在腾讯的办公室拼了七天七夜,期间没有人回家。出来的时候,团队中甚至有人出现了幻觉,大喊一声“地震了”。

不过就在滴滴和快的打的火热之际,Uber悄然进入了中国。而Uber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滴滴和快的合并的催化剂。

马云和程维都意识到,再这样打下去将会是两败俱伤,因此极力撮合两家合并。最终,在经过了疯狂的补贴大战后,滴滴与快的宣布合并。

程维原以为滴滴和快的之间的竞争就是总决赛了,但没想到这只是亚洲区的小组赛。

2015年7月,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主动找上门,「要么接受Uber占股40%的投资,要么被Uber打败。」程维毫不犹豫:开战!程维说,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1840年列强来侵略中国。

随后,滴滴策划了大反攻。他们把Uber比作章鱼,触角遍及全世界,但身体还在美国。王刚建议:要直取Uber的心脏。他觉得与其用1亿美元在中国市场做防御,不如拿1亿美元扔在美国。1亿美金扔在中国看都看不见,但扔在纽约,就会产生很关键的作用。

此后,滴滴先后投资了Uber在全球的多位对手,包括美国的Lyft,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并且结成了共同的“反Uber联盟”。面对滴滴的强势反击,Uber很快就感到了压力,最终与滴滴达成了合作协议,退出了中国。

程维说「滴滴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公司,生在血海狼窝里面。在这个行业里,我们碰到了很多困难,2015年上半年仅在北京,我们的专车就被当成黑车抓了1500辆,一个城市就被罚了2000多万。我们在很多城市被宣布为非法,被约谈。」

程维说他每天感觉就像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还要继续踩油门,每天都惊心动魄的。

十八、

与程维相比,张一鸣的今日头条则相对顺利。

虽然张一鸣一直笃定技术的价值,但是今日头条的发展速度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这极大的刺激了传统媒体和门户的神经。很快,今日头条就因“盗版”和“侵权”受到传统媒体的集体围攻,今日头条也被媒体嘲讽为“新闻的搬运工”。

张一鸣承认,今日头条确实在未告知的情况下抓取了媒体内容。但是张一鸣坚持认为,今日头条不是一家媒体公司,只是一个信息分发平台,就像搜索引擎。

他经常以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斯坦福校园创建谷歌为例,他说早期搜索引擎也被斥为盗版,今天大家肯定不会这么看。

事实上,这场新旧媒体之争,只不过是过去十多年媒体版权“战争”的延续。最终,头条通过取消转码,给原网站导流等方式,逐渐缓和了与媒体的关系。

此后,包括BAT在内的互联网巨头也看到了智能算法在移动新闻客户端的机会,陆续推出了一点资讯、天天快报、百家号等。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创业者也迎来了春天。

人生如果有四季,2014年也算得上是马云的春天。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BABA。有人开玩笑说,以后让美国人都得叫阿里爸爸。

敲钟现场,由于粉丝众多,场面一度出现混乱,以至于CNBC的记者不得不学会了一句中国话「请让一让。」

上市后的阿里,市值一度仅次于谷歌,成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马云也因此成为了中国首富。不过马云并不是互联网行业诞生的第一位首富,在此之前,丁磊、陈天桥、李彦宏和马化腾都当过首富。

当被问起做首富的感觉,马云却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说他连他们小区的首富都不想当,他最快乐的日子是一个月拿90块人民币的时候。

而阿里的上市,还诞生了一位亚洲首富。

软银的孙正义先后投资了阿里8000万美元,在阿里上市后回报超过600亿美元。其实不仅是孙正义,南非传媒MIH前后投资腾讯总共约5000万美元,腾讯上市后,也获得了超过600亿美元的回报。

阿里和腾讯的投资回报率不仅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神话,也让硅谷几十年来最成功的风险投资相形见绌。

但过去,这样的公司只会在美国出现,而如今,他们在中国诞生了。

十九、

但是资本神话的产生往往也意味着巨头的诞生。

随着体量越来越大,BAT已经将触角伸向了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很多领域的竞争最终都变成了巨头间的竞争。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这次合并,不仅改变了O2O市场的格局,也使得美团站到了腾讯阵营。

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王兴和张旭豪见了很多次,探讨合并的可能性,但没有谈拢,因为张旭豪想自己掌控公司,王兴也是。

但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却使得阿里与美团的矛盾彻底爆发。

作为股东,阿里一直希望增加对美团的控制权。但王兴熟知资本的套路,他不愿被任何一方控股,因此一直坚称阿里只是财务投资,并且一直在积极引入其它资本抗衡阿里。

在王兴眼里,阿里是“霸道”的投资方,而在阿里眼中,王兴则是“不听话”的投资对象。

但与阿里糟糕的关系带来的结果就是,阿里不遗余力的扶持饿了么。

在阿里内部的高层会议上,蔡崇信力主发力口碑,并且表示要拿下饿了么以牵制美团。此后,阿里先后两次投资饿了么,金额超过22亿美元。

在阿里的支持下,饿了么有了与美团正面竞争的底气,并且在2017年8月收购了百度外卖。而曾经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O2O的百度,则选择了彻底放弃,转而布局AI。

不过,收购了百度外卖的饿了么,最终也没能逃过被收购的命运。2018年4月,阿里以95亿美金全资收购饿了么,同时也创下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现金收购案。

这也是很多创业公司的归宿,如今BAT不论是从产品端还是投资端,都掌控了中国互联网的生态,成为创业者绕不开的三座大山。

即使是中国最好的VC,在投资金额上也远不如BAT,卖给BAT已经成为投资机构和创业者最佳的退出路径之一。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依然诞生了三家准巨头: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也被称为TMD。

TMD成长于BAT业务的边缘,成长迅速却又相对独立,因此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BAT的对手。

其实,在今日头条成立的第一年,张一鸣很害怕BAT们知道今日头条的存在,所以一直在躲,最后实在躲不了,只好直面迎战。

2016年,曾有传言称腾讯将入股今日头条。但一位员工告诉张一鸣,我加入头条不是为了当腾讯员工,张一鸣回答「我也不是!」

张一鸣不想站队,在他看来如果站队就丧失了独立地位,给了阿里就都是淘宝链接,给了腾讯就都是游戏推广,给了百度就都是竞价广告。

他认为独立发展,价值会更大。

如今,TMD已经分别占据了资讯、消费和出行的入口,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向BAT发起挑战的力量。

而移动互联网,则成为TMD崛起的重要机遇。

二十、

事实上,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不仅改变了“衣食住行”,也改变了人们沟通与记录生活的方式。

从2015年6月到2016年2月,快手的用户从1亿涨到了3亿,但用户到底是什么时候破亿的,宿华已经记不清了。

在此之前,快手一直游离于主流视线之外,没有做过任何推广。甚至在应用商店搜索“快手”最先跳出来的都是其他产品。

直到2016年6月,一篇关于快手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才将快手推到了公众视野的中心。文章描写了一个行为荒诞怪异的魔幻乡村,这在当时引发了一些讨论,很多人认为快手上所呈现的内容是非主流,很low。

朋友把文章转给了宿华,面对评论宿华有点委屈,他不断滑动着手机,翻看着快手的页面,反复的说「怎么low了,怎么low了?」

在宿华看来,快手上所呈现的,不是什么魔幻乡村,而是中国最广阔的现实,他与快手中的大多数人有着相同的生活经验,就像他曾经生活过的湘西小城。

不过,这段时间最火的不是快手,而是直播。

2015年3月,在北京西大望路的一栋二层小楼里。宿华的湖南老乡奉佑生从创业的500万元资金里面,拿出200万,从一家海外公司购买了实时美颜技术,做出了一款直播平台“映客”,并且喊出了“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到了年底,他们的湖南老乡唐岩也决定转型做直播。在整个2015年,唐岩和他的陌陌都很难熬,在经历了上市前后的快速增长后,陌陌进入了低潮期,用户增长缓慢。

突然间直播大潮来了,这让唐岩抓住了机遇。凭借直播,陌陌迅速扭转了局势。那段时间,唐岩吃饭、打牌都端着个手机,经常对着手机东拉西扯。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美颜技术的提高,直播成为了这段时间的新风口。

2016年初,直播平台只有几十家,但到年底的时候已经超过1000家,堪比“千团大战”。这期间,各种直播平台层出不穷,YY、虎牙、斗鱼、花椒等相继入局。

但是仅仅过了一年,到了2017年初,由于同质化、监管等问题,直播行业就已经由热得发烫,变为了危机四伏。前后不过十几个月的时间,这是中国互联网过去从未有过的速度。

不过,这样的速度正逐渐成为常态。

二十一、

2016年底的时候,人们惊奇的发现,马路上多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单车。而且随着单车品牌越来越多,有人调侃说颜色都快不够用了。

但是很快,单车的形势就急转直下,酷骑、小蓝等相继倒闭。

2018年4月3日晚,在摩拜总部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超过三分之二的股东同意了被收购的决议。

收购摩拜的,是王兴。

这些年,王兴不断扩展自己的边界。从团购到外卖,再到酒旅和出行,似乎从来不给自己设限。

而事实上,在收购摩拜之前,美团就已经在南京推出了美团打车。

美团打车上线的这一天,程维和王兴还在一起吃饭,但王兴只字未提,程维是过后看新闻才知道的。程维问王兴为什么要搞这件事,王兴说「就是试试。」

原以为合并了Uber,网约车游戏已经结束了的程维,也不得不再一次直面竞争。作为回应,滴滴则上线了滴滴外卖。

当美团开始做打车,当滴滴开始做外卖,互联网公司的边界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但王兴认为,互联网典型的特征就是无边界。「传统行业可能很多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同样做地产,你做这个省,我做那个省。但互联网企业不管你干什么,中间这个边界都非常模糊,这就是这个行业的魅力。」

二十二、

张一鸣也不给自己设立边界,这一点很像他的福建龙岩老乡。

虽然内涵段子关闭了,但是头条旗下的另一款产品抖音却火了。这让快手感到了威胁,今年春节后,在快手内部的会议上,越来越多的问题指向了抖音。

最近半年,快手的办公室里增加了二十几张外籍面孔,他们来自泰国、俄罗斯、韩国与印尼。从2017年开始,快手就一直在积极推进国际化。

但即使到了海外,快手也依然要面临和头条系产品的竞争。

早在2017年8月,头条旗下的火山小视频和抖音就以Hypstar和Tik Tok的名字走向了海外。去年11月,头条还收购了北美短视频社区Musical.ly。

如今,快手在俄罗斯、韩国占有优势,而抖音则在日本、泰国和越南等地先后登顶了App Store排行榜。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出海,战线被拉出国界的不止有短视频。

目前,WiFi万能钥匙在全球的用户总数已经突破9亿,分布在全球223个国家和地区,并且在多个国家工具榜上排名首位。

今年5月,雷军在小米上市前的公开信中表示:小米已经在印度取得份额第一,并在15个国家名列前茅。

两个月后的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

这是雷军第二次到港交所敲钟,只是这一次雷军的身份变了,锣也比上次更大了。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就开始扎堆上市。先后有B站、虎牙、爱奇艺、拼多多、优信、映客等多家企业赴美、赴港上市。而美团也于9月20日正式在港交所挂牌,据传滴滴也希望在近期内完成上市。

这是继2000年、2010年之后,国内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次上市潮。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移动互联网领域各个应用场景下的代表企业。

这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产生的创业公司,正集体走向成熟。

二十三、

1995年的时候,马云说「互联网将影响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后来他觉得这句话他自己说没有分量,他就说是比尔·盖茨说的,但实际上就是他自己说的。

而今天,移动互联网确确实实已经影响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2008年到2018年,超过十年的时间,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十年。

在互联网时代,中国还只是模仿者和跟随者,与美国的差距也十分明显。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虽然美国依然领先,但中国正在快速崛起,已经逐渐能与美国进行抗衡。

起初,几乎每一家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美国的“翻版”,但是原创往往很快就销声匿迹,而中国的“翻版”却都在日后找到了完全不同于原版的生存和盈利方式。

如今,当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出国门,世界正越来越多的开始复制中国。

今年5月,一场关于“5G投票”的争论,让5G走进了公众视野。这其中,中国企业正在从过去的参与者变为标准的制定者。

而5G的到来也将再一次大幅提升无线通信的速度,传输速度将达到4G的100倍,就连部分有线网络都将被无线通信所取代。

除此之外,5G还将容纳更多的设备,允许每个用户拥有多台联网设备。而且网络延迟小、出错概率低,将成为未来自动驾驶、物联网和智慧城市等应用场景得以实现的技术基础。

而目前,中国在5G方面,不论是网络规模,基站数量还是投资力度都处于领先地位。预计到2020年,中国就将实现5G的大规模商用。

曾经在一次采访中,王兴说「我很幸运,生在中国,生在这个时代。如果早生30年,我能参与的事情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生在中国,而是利比亚、刚果,那就不一样了。」

30年前,在四川创业卖鹌鹑蛋的刘永好,因为贷不到款,不得不变卖家中的手表、自行车等值钱的东西,才勉强凑了1000块钱。

而今天,在中国创业的难度比过去低了很多。「我不用贷款,我第一笔就有几百万美金的投资」,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张一鸣说道。

陈大年的父亲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你凭什么能赚那么多钱呢?陈大年没回答上来,父亲替他做了总结「你要记住,你肯定是聪明并且努力的,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你和你哥哥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十年,弹指一挥间。即使用尽笔墨,也讲不完所有的故事。

十年前,有人貌似在山顶,但正在走向下坡;十年后,有人看似在谷底,却蓄势待发。

人如此,事亦然。

许多的成功,都是从一件小事开始;许多的变革,都是在不动声色中发生。

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然。
123
来自: 猎云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

数字货币

柚子币EOS
柚子币EOS

EOS (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是由 Block.one公司主导开发

恒星币XLM
恒星币XLM

恒星币(Stellar),一个由前瑞波币(Ripple)创始人Jed McCaleb

比特币BTC
比特币BTC

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最初由中本聪在2009年提出,根据中本聪的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M

新经币(New Economy Movement,缩写 NEM),是一种点对点虚拟货币

艾达币ADA
艾达币ADA

ADA,中文称为艾达币,是Cardano项目的产物,Cardano项目发起于2

币圈大佬

V神:以太坊创始人
V神:以太坊创始人

萌萌的天才少年Vitalik Buterin,圈内人一般称他为V神。这个94年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谜一样的人物。2008年中本聪在互联网上一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中国比特币首富

李笑来,原新东方名师,中国比特币首富,著名天使投资人,比特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老猫,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现为Bigone交易所的CEO。巴比特专栏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

黄天威,比特时代创始人兼CEO,历任腾讯产品经理,范特西副总裁,

交易平台

火币网
火币网

火币网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大的比特币(btc)、莱特币(ltc)、以

火币pro
火币pro

火币全球专业站,是火币全球旗下服务于全球专业交易者的创新数字

库币网
库币网

库币网就是以“区块链”为核心上线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千万注册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

okcoin国际站是全球着名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一,主要面向全球用

币安Binance
币安Binance

币安交易平台是由赵长鹏(CZ)领导的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而成